上海杨树浦水厂的前世今生

1.

昨天,偶然看电视,才发现上海现在大变样了,特别是杨浦区的滨江路。该路段所在地,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杨树浦水厂。

杨树浦水厂,因杨树浦而命名。浦,在上海人的字典中,就是河湾。想当年,杨树浦这里布满了高大茂盛的杨树,簇拥着河流蜿蜒而下,在这里汇入黄浦江。

杨树浦汇入黄浦江的地方,杨树浦港应运而生而兴起。现在丹东路轮渡站,仍在静静地守候着杨树浦的入河口,见证着杨树浦港昔日的荣耀。

再后来,一条连杨树浦港的宽阔的大马路被命名为杨树浦路。沿着杨树浦路向西,跨过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就是到上海的名利场——外滩。

2.

1840年代,随着《南京条约》和《五口通商章程》条约的签订,上海开埠了,并逐步成为万国大都会,冒险家的乐园。

城市迅速“膨胀”,人口的大量聚集,使得上海的饮水问题日益凸显。那时,上海居民无论是租界还是华界,基本生活用水都主要来自本地的河水,黄浦江与苏州河。居民要么要从挑水夫处购买从黄浦江和苏州河中取来的河水,要么就自行下河挑水。

黄浦江和苏州河都是自然水源,水中难免含有一定的泥沙杂质,很难确保水质。居民往往在买水之后,需要投入明矾搅拌,沉淀杂质后再饮用。而上海滩的一些鸦片烟馆、歌舞厅等高档场所,则主要依靠专门的水船从太湖运来更加清洁的湖水。

3.

1879年,英国商人麦克利·沃特看到上海的这个“水”商机,就向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提出建造自来水厂的建议,当年在伦敦成立了上海自来水公司筹备委员会,取得了在上海开办水厂的专营权,隔年正式组成“上海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

麦克利·沃特怀揣着融资,兴冲冲地到了上海后,却发现已经有人抢了自己先机。

原来,此前曾有4名英国商人,已经合伙在杨树浦开设了一家迷你供水公司。与其说这四个小伙子在中国建造了第一座自来水厂,还不如说他们弄的是一个小型水站。它没有敷设输水管道,只能用水车将过滤后的清水运送到用户家中,类似现在的桶装水配送。

因成本过高,水价昂贵,业务惨淡,无以为继,这四个小伙子不得不将全部土地设备出售给了麦克利·沃特。

以现在的眼光看,这四个年轻人,就是放在互联网经济的今天,也绝对是天才的商人。

4.

1881年8月,麦克利·沃特在“拿下”英国同胞的这块土地后,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开始在原来厂址(今杨树浦路830号)的基础上大兴土木,安装机器,建造水塔,敷设输水管线。工部局雇佣英籍工程师哈特负责设计,上海耶松船厂承包施工,水厂的主要设备及管道材料由英国制造,然后运抵上海安装调试。

1883年8月1日,历时两年如火如荼的建设,杨树浦水厂终于全面竣工。开工投产当天,公司特地请来时任北洋通商务大臣的李鸿章参加典礼,由他动手,打开了引入黄浦江水的闸门。

从此杨树浦水厂的机器开始轰鸣,标志着中国第一座现代化水厂正式建成,并一跃成为当时远东地区最大的现代化水厂。

5.

需要指出的是,英商杨树浦水厂开始建设时,就铁了心看人下菜。水厂的出水管,主要是向西敷设,也就是对英、法两租界供水,因为当初英商建造杨树浦水厂主要是为外侨服务的。

英商杨树浦水厂可向远在20多公里外的西郊高尔夫球场和别墅排设供水管道,可是与水厂近在咫尺的茅家塘世代居住的水厂工人却用不上自来水。直到上海解放前,全市棚户简屋100多万人口饮用的还是附近河浜土井里的水。帝国主义的罪恶和可恶,可见一斑。

有趣的是,一方面英商不屑于给华人供水,另一方面,华人在对于自来水还是不肯接受,达到可笑愚昧的程度。华人普遍认为“自来水有毒”,以致一些市民乃至官员都不敢饮用自来水。

为此,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煞费苦心,在街道消防栓上随机采集水样,请上海最严苛的医疗所进行化验,取得了上海第一份自来水水质化验报告。

化验证明,自来水“稍微有点甜,极度清洁,并适宜于生活和制造用途”。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据此刊登广告,大肆宣传,希望解除人们的顾虑。

现在牛逼的上海人,想不到以前也是如此的愚昧无知啊!

6.

出于战略转型,上海市借势打造出黄浦江两岸核心区45公里的公共空间贯通工程,把沿黄浦江一带的所有工厂,都移出市区。杨浦区是上海有名的工业区聚集区,在这次“工程”中,出力最大,牺牲最大,贡献最大。

杨浦区的滨江岸线转型工作,让杨浦滨江逐渐从以工厂仓库为主的生产岸线转型为以公园绿地为主的生活岸线、生态岸线、景观岸线,昔日的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为现在老年的上海增添了一丝活力。

为了适应新形势,杨树浦水厂不得不“转型”。成果有两个一,一是在老厂房的基础上搞了个上海自来水科技馆,一是把沿江地段打通,融进了45公里的浦江公共空间。

当你走出浦西拥挤昏暗的巷道,来到浦江两岸的时候,你会豁然开朗,惊讶这里的宽阔和整洁,虽然谈不上繁华,但你一定会明白上海的美丽所在。

(完)

注:原创文字,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来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